在荷蘭生活,遇到的那些人


2021 年剛開始的時候,我就打算要把想感謝的人好好記錄起來。


常常回去翻之前的文章,都快不認識寫出那些文字的自己。我很感謝自己當初花時間記錄下那些回憶,讓我每次在回顧時,都可以再次受到那些故事一定程度上的鼓勵和刺激。


2020 年本來預計暑假才會回台灣,結果自從歐洲疫情變嚴重後,我從 4 月回臺灣後,就開始遠端上課、交報告、接著放假,直到 7 月底才回荷蘭繼續準備寫論文。


在前往荷蘭唸碩士之前,我內心是想像著 2020 的我已經找到實習,開始「邊寫論文、邊體驗荷蘭職場」的生活了。


經過一番努力和折騰,我還是沒有順利找到實習;剛好學校放寬條件,「實習」不是必備的論文要件,所以基本上 2020 的後半年,我就是乖乖在家寫論文而已。


雖然聽起來很挫折,但我也遇到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人,想分享給大家。



攝於 Oct, 2020, Appingedam


第一位是我一月在英國倫敦自助旅行遇到的俄羅斯小哥。

他很年輕,算是自己來倫敦出差順便玩幾天。他令我印象深刻的點是,當我在青旅一個人吃早餐的時候,他居然問我「今天有什麼計畫?要不要一起玩?」


等等,這是難道是傳說中搭訕嗎?(內心尖叫)


好啦,我們就只是很單純的一起逛景點,一路上都聊得很愉快。等到要說掰掰的時候,我們互相說「take care!」心裡想著,很有可能這一生都不會再見面,但這樣萍水相逢的記憶讓我印象更深刻。


第二位是我在學校很喜歡的一位 A 老師。

A 老師是保加利亞人,嫁給了荷蘭人,定居在這。其實會與 A 老師有比較多互動的原因是,我 3 到 6 月的小組報告,都是由她指導。A 對教學非常有熱忱,每當面對學生時,她總是精力充沛,學生也很難不被她正向的情緒感染。


每次的小組會議,我都可以看出她在事前做了很多準備(看我們的進度做筆記、幫我們 follow 或提醒評分標準),總是有滿滿的一張雙面手寫紙在手邊。


每次開會前的 small talks,我也可以感覺到,A 老師是真心關心學生狀況的;不是那種表面的問好,然後就打哈哈帶過去。


記得那時候學校 3 月中宣布停課,A 老師還特別錄了一段打氣影片給所有她指導的學生,叫我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心狀況。


A 老師絕對是我心目中,會影響很多學生的那種貴人老師!


第三位,是跟我論文有關的 Z 先生。

Z 是我媽媽的朋友介紹認識的。為了在回荷蘭前先搞定臺灣訪談對象,俗話說見面三分情,我就帶著一顆忐忑的心,來到桃園某公司拜見總經理以及 Z。


Z 是公司的技術長,所以能解釋比較多有關數位轉型的問題。他一開始不認識我,就願意耐心地(在上班時間)跟我聊一個小時左右的天,幫我釐清論文焦點,讓我在寫論文的 Proposal 時,不會覺得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


之後回到荷蘭,我們也透過文字、打電話的方式交流,他給我的回饋對於問卷的設計有極大的幫助。


當然也要謝謝最後接受訪談的總經理,提供了非常多自己家族企業的脈絡;與其說在寫論文,比較像是在聽故事。


沒有他們的牽線,也就沒有現在的我啊!!總覺得這份恩情無以回報,只好等他的小孩長大當他們的家教老師了(?)


第四位,是跟我的論文也有關的荷蘭 M 老闆。

這位老闆是教授幫我牽線的。教授幫我牽了 3 個,但其實只有這位 M 老闆符合我的需求(後來教授直接說服我把其他兩個寫成有效樣本...)


M 老闆是我第一位訪談的荷蘭對象。他是家族企業第二代,跟上一代採取很不同的領導風格。除了交談起來蠻輕鬆的之外,感覺得到他也很讚賞我做關於中小家族企業的題目。由於我們使用 Microsoft Teams 視訊,技術限制下,只能由他幫我錄影,之後再傳檔案給我;他都很親切的幫忙了!很難想像一個素昧平生的老闆願意花時間下載、傳送影片給自己。


最值得痛哭流涕的,是當我因為教授擺爛不幫我找新訪談者,硬著頭皮自己寫信問他能不能幫忙找受訪者,他也在兩天後生出一個訪談者給我了!當我看到信裡的那句 Good luck!我只覺得自己遇到的是天使吧。


第五位,我想謝謝在交換時期就認識的印度男。

之前的文章他也有出現。我們 2020 年主要的交集是因為我開始做 @dutchlearning 的城市系列,我需要找特定城市的荷蘭當地人,問他們對城市的印象是什麼。


由於我真的沒認識什麼荷蘭在地人,印度男以一個身為荷蘭公民的資歷,直接阿莎力幫我牽 3 個城市的線!連我的荷蘭朋友都沒認識這麼多不同城市的在地人,光這點就真的很佩服他。


最重要的是,每次他幫我,拉群組或是回覆我的速度都很快。我覺得他是很真心的把我當朋友並且想要幫我、而且不會覺得麻煩。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到底何德何能。


還好當時有鼓起勇氣去攀岩啊~(我們認識的故事)


在這其中,我也曾為了找工作,主動密了很多陌生人。當中也有回覆我、邀請我當面喝咖啡聊、或是講電話的好心人們。雖然這些接觸可能沒有立即性的效益,但過程中的小小互動,都想讓我謝謝自己的勇氣,也提醒了我:以後也要成為像他們一樣大方的人。



攝於Oct, 2020, stad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