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 memories

一直對這個新生訓練抱著非常緊張又期待的心情:一方面怕自己融入不了這個全英語世界,畢竟對自己口說技巧,我是十分自卑的; 一方面卻又期待自己真的能像學長姐們一樣交到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那也是我努力的目標。在東歐之遊後沒能喘一下氣,orientation week就緊湊地來了。

一開始在廣場集合,我的兩個guide都是女生。圍成一個圈圈,大家主動向彼此握手、在吵雜的環境中介紹自己、來自哪裡。一開始我真的沒能記住大家的名字與國家,只記得有個中國女生叫劉一(還是中文名字好記哈哈),其他有馬來西亞、挪威、德國、美國、西班牙、義大利、英國人。我們的其中一個隊輔Mara會流利的說四種語言,另一個隊輔Sarah喜歡韓韓劇,也會說一點點中文,在我無法融入英語世界的挫折感下,我喜歡坐在Sarah旁邊,因為可以跟他聊很多熟悉的事情。

第一天的團照!

其實在這前一天我為了住宿的事情焦頭爛額。我住在海牙,如果要天天來回通勤就要花7.22x5的交通費!我在台灣萊頓fb小框框詢問有沒有住萊頓的人有多的空床可以讓我借住,Jean學姊出現了!因為她比較早來認識了很多朋友,有個朋友剛好室友還沒來可以讓我借住。

於是我第一天帶著五天的行李和早餐先去辦開戶,接著到學姊宿舍放東西,在跟他們一起去廣場集合。第一天晚上回家時發現Jean朋友的室友剛好入住,是個讀碩班的中國人。他們還是很好心地繼續幫我尋找空床(真的是我生命中的貴人QQ),第一晚就跟好多人的室友講話,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也是我可以練習口說的機會!

最後天使Jean讓我睡她的床,她的可愛室友名字叫Dita,從印尼來的。她喜歡自己做飯、聽音樂、跳舞,雖然是伊斯蘭教但都偷偷買幾瓶酒放在冰箱裡XD 這四天晚上跟他分享了每天發生有趣的事,臨走時她還給我幾顆咖啡和抹茶的糖果,我們也互相留了對方的line,很謝謝這群友善的人!

在這五天裡,有faculty time, museum tour, info fair, sports day, water festival,每天晚上都有在pub的party night。不同於台灣的新生訓練,少了團體的作品與表演,但團體間的互動就要看每一組成員和隊輔的個性了。有些組的guide整天消失,成員也不太想參加一些活動,只有晚餐時間才會全員到齊,而且每個活動都不強制參加(只是我們都付了80歐不懂有人怎麼還會想待在宿舍哈哈)

在船上遊運河、聽了周邊建築的導覽。這邊天氣很難穿衣服,早晚非常冷,正中午太陽很曬很熱,又時常飄點雨又放晴。我在五天後還是不爭氣的感冒了...

每天早上都從smaragdlaan騎10~20分鐘的車程到達集合地點。這裡轉彎前都會用手指一下待會自己要轉的方向,我覺得我回台大也會習慣這樣比XD

water festival,他們有請個樂團表演,一群人在舞台前跳舞、喝酒。發現歐洲人都很喜歡讓身體隨著音樂律動,可能就是他們習以為常的pub文化吧!我跟中國朋友也一起去扭了30分鐘左右哈哈反正沒人認識我們!!跳舞真的讓人開心、釋放壓力!!

第三天晚上我們玩了guess what的手機app遊戲,這才是真正被英語世界霸凌的開始...這個app是放在額頭上,螢幕會秀出名詞,周遭的人要描述那個名詞讓拿手機的人講出那個名詞,跳過就往上翻,答對就往就翻。因為我看的電影不算多,翻成英文我更不知道是什麼了。種類有食物、電影、人物等等,我做食物的part也才答對一個cherry,因為他們跟我解釋那個名詞時我也是半聽不懂狀態XDD

很好笑的是,有一次別人的題目是Mini mouse,Sarah居然說,the one who is married to Micky mouse!我就噴笑問她說:Did they get married? I thought they are just friends!她說反正別人猜出來就好哈哈哈哈哈good question!

 

此外,我也嘗試了他們的生鯡魚!在荷蘭文課時就有聽說這個東西,叫raw harren,這樣2.2歐其實很划算。聽說直接吃罐頭很臭,要配土司或洋蔥才吃得下去...其實個人覺得蠻好吃的,只是感覺很油,而且吃完嘴巴裡的味道很難消除哈哈!吃完這個我還去跳了現代舞一直轉圈圈,差點沒把它給吐出來。

有名的Einstein bar,但我們沒進去,倒是抓包了同組先行離開的女生在這跟男人熱吻五分鐘哈哈哈哈!

左邊是英國男生Peter,右邊是西班牙人Pablo。有一天晚上要去party前,我們為了打發時間,一群人一起去了peter新居落成的房間瞧瞧。他公寓的隔壁就有間coffee shop,他們走進去買大麻。其實一隻不貴,才3、4歐,難怪如此平民化。同行進去的人沒買也要被檢查年齡,看是不是18歲以上,不然也是違法的。

他們買了兩根回房間去抽,同組的一個美國女生、一個西班牙女生和另一個義大利女生也都抽了幾口,只有我跟19歲美國女孩沒抽。終於真正見識到抽大麻的人跟樣子還有味道了。比香菸的味道在更臭一點,但聽說大麻比香菸還不傷身。peter坐在窗邊抽一抽後把手放在平台上,窗戶突然間

砰!

砸在他的手臂上!!我們都看傻了,聲音超大聲,是他的手臂因此被切斷我都覺得很合理的聲音!

但他沒有叫,倒是我們其他人幫他尖叫,問他手指還能不能動、扶他去沖冷水等等。也許是因為開始high了他才感覺不太到痛楚吧XD幸好手指都還有知覺,我們到後面就一直笑,how can this happen? just like a movie!

因為他臉色有點蒼白,可能是嚇到的關係,所以我們就幫他抬腳。

太crazy了這一切....後來我們的guide也趕來了,他們趕緊在他們來之前把大麻藏起來XDDD

最後一天下午我們去一家cafe聊天吃蛋糕,最靠近鏡頭的兩個女生是美國人,比較靠近我的兩個是我的guide,我一開始很怕跟兩個美國人相處,因為英文是他們的母語,他們講話都好快,我跟講英文流利的人聊天文法就會錯了超級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所以我很怕他們覺得跟我聊不起來吧。但後面三天我們都一起騎車回smaragdlaan,左邊的19歲hannah人很好,會一直問我how are you?說我們一定要keep in touch或hang out together someday!

其實在第一天到第三天,我都覺得自己很孤單。在聽演講時,兩個兩個坐旁邊的人都會聊天,但我很不能用英文維繫一個很長的話題,所以我通常都是做最邊邊的那個。在一起吃飯時,他們聊的話題我有些不太懂、跟不上他們的速度,也無法發表什麼意見,大部分都只是靜靜地聽、默默練聽力。他們聊著歐洲的各種事、美國政治、心理學界的某些事。很少提到亞洲的事能讓我有機會發表QQ

而且我對歐洲的事物也並不是很熟,真的有種迷失在英文世界中的感覺。曾經偷偷的想過,既然我如此羨慕著那些英文說得很好的人,那他們有沒有可能偷偷羨慕著我們能說著世界上數一數二難語言--中文?

他們學得二外大部分都是西班牙文、德文等(英文從小學時就開始培養了,向德國、北歐人英文都很好,幾乎可以算是雙語族群),而在台灣,能練習英文口說的機會非常少,學習的二外也有一大部分是西班牙、德文。我雖然有學荷蘭文,但也無法到能跟一般人正常溝通的程度哈哈,英文也是破得要死,難怪我會這麼沒自信。

沒自信歸沒自信,我還是很努力把握每次能跟他們聊天的機會,卡詞也要硬著頭皮用不標準的語調努力讓他們聽懂我在說什麼; 在最後兩天,在經歷手臂卡窗事件後,我跟他們聊天的機會就變多了!兩個guide也都很鼓勵我,大家真的都很友善:)

最後一天的party要買票,我因為一些事情耽擱,再加上不認為自己會買不到票的情況下,我最後真的沒有買到票...Sarah替我著急,問了guide的群組及現場isn的人,結果當那個isn的人說 I am sorry的時候,我眼淚就不自覺掉下來了...Sarah抱著我,我一直說I feel so sorry...他說我幹嘛要感到抱歉!她才抱歉!他可以不去party,我可以繼續留下來,他再找其他地方一起去喝點東西的!劉一在旁也抱著我安慰我,我只是一直胡亂地擦著停不下來的眼淚,心裡還是為不能跟大家一同參與最後一晚而難過。

後來同組的人來了,聽到我沒有買票的消息,peter先上來抱我,說it's ok! 我說oh don't make me cry again!然後又哭了XDD

peter還很好心的說他沒有roommate,他的公寓隨時等我來,我開玩笑說你應該先修好你的窗戶XD!我們的guide最後決定先去別家pub 大家一起喝點東西,反正party到半夜兩點,可以再跟我待一段時間。結果大家真的都為了不讓我感到孤單,一起來了!我真的真的覺得很感激能遇到這群人...

Wish you all a wonderful life in Leiden! 雖然今天早上我的扁桃腺跟我的眼睛都很腫,但我很慶幸自己最後能享有你們所有人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