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在荷蘭封城與解封的日子


年末將至,很想要寫一些回顧型的文章。2021 年我幾乎待在荷蘭一整年,歷經了崩潰封城、疫苗進來後大解放,然後在冬天再度封城的日子。雖然對政府政策、案例數字飆升已經無感,但還是想讓大家知道:我們可以怎麼度過這樣大起大落的日子。


在講封城與解封之前,我想先聊聊自己在今年經歷哪些大事。


對我來說,2021 年剛好有 3 個重要的里程碑:一月底碩士畢業、七月開始全職工作、九月搬到阿姆斯特丹。


如果要把「生理」、「心理」狀況分開,那我在七月之前,是心理狀態比較差;七月之後,生理狀態反而一直是我很困擾的。


在格羅寧恩,我租的是一個水、電、暖氣全包的 studio。因此即使封城到四月左右,我大部分就是宅在家看進擊的巨人、準備畢業、找工作、玩健身環。在一月底二月初時荷蘭開始下雪、運河及湖泊都結冰,那時跟朋友很興奮地在外面玩 1、2 個小時然後躲回我家取暖。就算沒辦法在外面逛街、去咖啡廳,整體生活環境對我來說還算是舒服的。




運河結冰,大家都跑出去滑冰!




但大家也可以想像,處於待業狀態、汲汲營營找工作的生活絕對是對心理狀況的一大挑戰。從二月初一直到六月中,還好歷經了春天、荷蘭四月開始開放在室外用餐,越來越溫暖、多一點變化的生活也撫平了不少躁動的情緒。


從七月起,我開始遠端工作。但也開始緊鑼密鼓地找尋阿姆斯特丹的住處。後來藉由人脈,非常順利的找到一間 CP 值高的小閣樓房間,於九月初入住。不過,已經被 studio 寵壞的我,渾然不知這是對我生理狀態挑戰的開始。



搬離 studio 的那天 QQ


有屋頂陽台的小閣樓


首先,由於家具要全部重買,我在沒有請假的狀態,只能利用假日、提早下班到晚上六點以前這短短的時間,添購一些必須傢俱及日用品。連衣櫃、辦公桌這些很基本的傢俱,也是到十月左右才全部組好的。



剛組好的床跟沙發椅


不誇張,這張床 + 沙發組了一天一夜。很興奮地給我媽看,結果被說:「你會不會住得太可憐...



組好之後,冬天就來了。當初入住這間閣樓,也知道是水、電、暖氣、瓦斯、網路全包,所以不覺得有任何問題;殊不知在我使用了一陣子,房東告知我今年的暖氣費漲很多,要我盡量在某些時段開就好、或是如果只開 1、2 個小時,那就用小的行動暖爐。


這件事其實帶給我很大的生活障礙:我大部分都要在家上班,白天雖然可以開暖氣,但其實晚上的溫度會比較低,卻又得在 9、10 點前就要關掉,早上醒來超級「凍」(老舊閣樓的窗戶通常只有一片,然後不少空隙會漏風進來)。


而房東住在樓下,整體的溫度相對來說比較高。她也說過,她不需要開暖氣的。除了這個點讓我壓力大之外,還有一點是:她雖然說過,只要我冷,就可以開暖氣,但我發現她會主動關掉暖氣...。


「這樣要我怎麼自在地開暖氣呢!!」

我在內心無限崩潰,也跟很多朋友抱怨過。雖然我不用付暖氣錢,但基於人情壓力及種種因素,我還是默默地「有機會住外面就住外面」、「有機會在公司、別人家裡工作就去外面」。


因為荷蘭的冬天都是 10 度以下,室內沒開暖氣真的是非常非常冷,我真的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生命威脅...所以我才說,之前真的是被 studio 可以無限開的暖氣寵壞。


也許是因為這樣,加上工作壓力(每天早上開始工作時就會肚子痛)、季節轉換,我在10月底生了一場大病(但還是沒嚴重到可以看到荷蘭家醫^^)。寫這篇文章時是 12 月底,雖然我已經不會肚子痛了,還是被暖氣問題困擾著。除了這個問題,我倒是很滿意我住的地點跟房東本人。



房東的客廳與貓


荷蘭天氣好的天空,視野一極棒


講了這麼多,其實是為了鋪陳這些經歷跟封不封城的生活有哪些連結。


  1. 封城時,家裡只要很舒適,把生理狀況照顧好,其實不會過得太痛苦(我搬家前)

  2. 解封的日子,就是把握打完疫苗可以旅遊的特權,把封城沒玩到的玩回來(搬家前後)

  3. 封城時,當家裡不是最舒適的地方,又沒有辦公室、咖啡廳可以去,那真的是很痛苦(今年十一月起)


當所有店都只剩外帶、非必要商店不能開、辦公室關閉、天氣總是陰雨然後零度上下,傍晚五點就天黑,那是多麼憂鬱的生活。所以才強調:「家裡的舒適」超級重要。荷蘭人本身已經很重視「佈置家裡」這件事,我想在 Covid 期間也只會更重視吧。


在心態上,其實我自從打完疫苗後是蠻放鬆的。能夠在大解封(只剩下坐大眾交通工具要戴口罩)的時期,出國玩、到餐廳內用、逛街,其實只要相信疫苗,跟不要去那種大型 party 人擠人,我自己是覺得一切安好。


荷蘭政府常被笑說防疫做半套,最後又決定要封城,「醫療資源不堪負荷」就是主要原因。荷蘭醫療體系我不了解,但我覺得荷蘭更嚴重的問題,還是許多人反疫苗、甚至故意去得 Corona 以得到抗體、各種暴力抗議防疫政策,才是讓我最傻眼的...在荷蘭生活兩年多,最令我感到危險的真的就是這些不顧整體社會利益的人。



在店裡,店員都要戴口罩


有時候走在路上,看著歐洲人(用不同方式)戴口罩,還是會想起當初口罩還沒被政府推廣時,歐洲人看到有人戴口罩跟看到惡魔一樣...從班上有人戴了口罩就被教授要求回家,到現在見怪不怪,真的是令人不勝唏噓。


因為 Covid-19,本來就已經變化很快的世界以更驚人的速度在變化。我覺得能在這段期間,照顧好自己、好好地度過了一年,已經是很努力很努力的結果了。2022 年,我會搬到更舒適的地方,也慢慢習慣了工作步調。無論荷蘭政策如何,我的生活上了軌道之後,希望就可以好好實踐 2022 年給自己的小目標。


最後在年末,想祝福大家:在這千變萬化的詭譎時代裡,每天都可以撥點時間回到自己的舒適小角落、健健康康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




Groningen Westerhaven,最喜歡的 view 之一


同場加映


90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