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我是自由的

其實從去年一追完動漫 + 漫畫,我就一直很想把我的觀後感寫下來。我認為,進擊的巨人之所以是神作,不只是它建構的龐大世界觀,很多題材的細節處理地非常細膩,很多觀眾能輕易帶入自己的生命經驗並反思自己的生活。


在 2021 年年初,我一看完就可以立刻反射性地思考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城牆、牆外的世界是自由的、人民被王政府灌輸思想...);現在是 2021 年年底,為了 2022 年年初要上線的最終版動畫暖身,我又複習了幾集動漫,這次所思考的議題又不太一樣。


以下的分享有雷,建議已經看完的讀者再看XD




如果敵人都是巨人,事情還比較簡單;棘手的是,我們的敵人是像我們一樣的人類。

首先,「人能以巨人的樣貌活著,並以人類姿態藏身」這件事,是我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到虛擬的網路世界。人們在網路上的虛擬身份。每一個帳號都像是一個巨人,有些人訕笑謾罵、有些人散播正能量,背後都是有活生生的人在敲著鍵盤(我們排除機器人帳號哈哈)。在現實中活中與人互動,與在網路上與人互動的樣子之所以不同,因為「網路」就像「巨人」一樣賦予我們(得以跨越國界發言的)力量。我們輕而易舉能串連世界、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相對很無奈的是因為這樣的便利性,這世界多了更多的不友善。


大家應該也都很有同感,現在名人在網路上講話要多小心,因為他們掌握更大的發言權;而就算我們是無名小卒,一句漫不經心的留言都可能讓一個人心碎。當這些狀況轉移到現實生活中,自己真的有先思考過,那些對你而言的「陌生人」也像自己一樣會受傷嗎?


每個虛擬世界的帳號就像是巨人的世界,我們可以躲在螢幕後(巨人身體裡)散播最極端的發言及情緒,但沒有人看到彼此真正的樣子:在自己擁護價值觀的背後,自卑、失望、不被人理解的樣子。


我自己也有公開帳號,也常常會思考不認識的網友看到我的發文,會不會想像我是另一個人設?


在這離題的想了一下:我會創造這個人設,是不是因為我想要做跟我現實中的人設不太一樣的事?


有一次,我跟在網路上認識的荷蘭文老師見面,因為她剛好是我房東的朋友,也是幫我找到這個房子的人。即使我預知「她會來」這件事,當我一開門,她說了自己的名字,我都還沒回過神-- 她就是我平常只聽得到聲音的老師!為什麼我會這麼驚訝?因為她長得比我想像得更年輕、更優雅,現實的聲音也跟網路上聽到的有點不一樣!


「現實與虛擬的人設」這也不是什麼新鮮的題材了;但是看完進擊的巨人,我不免再次思考網路的力量能有多巨大:不僅能創造不同人設、也能讓你像戴了面具一樣做自己想做的事、說想說的話。



我是自由的。不管我做什麼決定,那都是我的自由意志。

第一次,我被緊湊的劇情推進到很內心澎湃、久久不能自已;第二次看,我才漸漸明白整個動畫想要傳達的意志。


主角艾連因為受阿爾敏的影響,想要成為一個有力量的人、嚮往自由、嚮往牆外的世界。


很難說我受到某個特定人的影響,姑且說是成長環境。我從小就知道,成績好有很多好處:爸媽喜歡、老師喜歡、同學會跟自己做朋友,我自己也很喜歡透過考試成績,「確認」我比全班大多數的人了解上課學的東西。考試就好像是我獲取力量的方式。


但當我終究透過考試拼到了第一學府,我得到了龐大的教學資源、選課、玩社團、打工的自由;但還不夠。學長姐、新聞都說,國外是個更自由的世界。


於是我的意志帶領著我,達成所有條件,去了荷蘭交換、試試領域完全不同的實習、甚至又回到荷蘭唸書、工作。我深刻體會,能有這樣選擇的自由,是我此生數一數二幸運的事。


艾連在繼承進擊的巨人後,無論現實環境還是戰友私情,他都一步一步地朝名為「自由」的道路前進;即使這樣的做法不被人理解、即便這要犧牲很多生命與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感情。


我也不確定驅使我的,是不是也類似那股名為「自由」的力量,但當我過關斬將,努力了爬到了那個一直想要看的風景的瞭望台,我真的得到了更多不同的生命經驗,也讓我很有「活著」的感覺。


當然,離開家裡,我無法實際地陪在家人身邊、失去「長期」穩定的生活、我也許會跟佔我生命中一大部分的回憶疏離。所以艾連在我們所認為的「黑化」過程中的所言所為,我認為都是很真實的。我們常以為一個人會永遠不變,但當一個人確定自己要什麼,而那個目標或做法又不是他人能有共鳴的,大家就會覺得這個人變了吧。


來到荷蘭,有變自由了嗎?

自由、不自由都是比較出來的。如果你要跟荷蘭當地人比,那你怎麼樣都不可能「自由」(語言、文化隔閡...)如果要跟自己以前的生活比,那當然是變自由了。很多拿到五年一次的居留證、或是待滿五年加上考完荷蘭融入考試而拿到永久簽證的人,他們都是在自己的國家與荷蘭可以隨時自由往返、想住多就住多久;也有很多從台灣來到荷蘭工作的人,親眼見識什麼叫「同事四點趕你下班」,只為了讓你享受更多個人自由時間。雖然在異地生活還是有許多不便之處,時間一久,只要自己喜歡在荷蘭的生活、一年還能回一次家,這是我體認到「能有兩種生活」的自由。


而在你心中,什麼對你才叫做自由、且你願意突破現狀去換取的呢?





同場加映:看完第 76 集「斷罪」之後,一直很想找地方抒發我的震撼感 

不得不說,我自以為看完漫畫+諸多解析,已經相當了解巨人的世界觀了。直到一月十日最終版動畫片頭集片尾曲出來後,看到歌詞涵義,我不得不再次為我沒注意到的細節處折服。

片頭與片尾曲的詞都是艾連的獨白。他背負著惡魔之子之名,即使心裡最渴望自由的他,也願意為了讓他最在意的人們活在最自由的世界而一個人執行不被人理解的計畫。他成為最可怕的惡魔、殺了無數的平民 -- 這在整個終結計畫中,這些才是對的事。

他的命運,早在出生之前,就被進擊的巨人預見了。

艾連就是始祖尤米爾痛苦了千年以來,被預見生來了結這段宿怨的終結者。

為了終結這一切,離開最在意的人、承受罪名,這一切都不算什麼吧。如果在以後的世界,這些人都可以很幸福、很自由。

不得不說,這樣的結局是最討喜、合劇情邏輯的;不過,在我生活圈中的現實世界不太可能發生,所以我幾乎沒什麼可以反思的點。





進擊的巨人這個故事,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也都可以在一個小細節裡找到共感處。「惡魔的種族」、「你們的祖先犯錯」、「你只是剛好生在瑪雷而已」、「我們只要證明自己是善良的,就可以被接納」、「對自己的小孩灌輸自己的思想,是一個多大的罪過」、「只要將海的另一頭的敵人殺光,我們就自由了嗎?」


可以一口氣追完神作的感覺真好,還好我只等了一年,就能看到動畫完結篇:)


91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