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生活在荷蘭三年,仍被驚訝到的五件事

寫這篇文章是在 2023 年 1 月 1 日。早上氣溫非常舒服(12 度加上有一點點太陽),在冬天居然披著一件牛仔外套就可以出門了。


最近工作忙季結束,剛好有時間回顧一下 2022 年。我想要紀錄一下,在以「生活無聊、食物無聊」著稱的荷蘭生活超過三年了,到底我還能被什麼樣的事情驚訝到?



1. 阿姆斯特丹存在一個超多亞洲人的羽球社


我在 2022 年 3 月加入了阿姆斯特丹的羽球社團,這個社團蠻有規模的,也將社員分成 competition, advanced, intermediate, beginner 的階級,都有各自對應的羽球教練教學。首先,教練都是荷蘭人,或是二代移民、從小就有荷蘭籍的亞洲人;competition 組大多都是荷蘭人,再來大概就是中國人、印度人;最後,幾乎每週去、介於 advanced 到 intermediate 間的固定班底,大多也是荷蘭人、中國人、印度人、印尼人。今年才加入的也好幾個從馬來西亞、泰國、香港、印度、越南、中國來的。總之,每週去打球的時候,總有種置身「亞洲大本營」的感覺;教練跟荷蘭人也都很自然的轉換成英文溝通。


會有這樣的現象,可能跟羽球社練球場地就位於阿姆斯特丹大學旁邊,問了一輪就會發現很多社員都是念阿姆斯特丹大學的國際學生。雖然早已習慣,在荷蘭、尤其是在世界級景點阿姆斯特丹,你會聽到英文的比例多過於荷蘭文,我還是由衷地被如此高度國際化的環境給震驚到。試想,你有一天走進中山運動中心,有可能聽到大家都在說英文嗎?雖然在大學時,我們系隊也有來自日本的國際生,他們都有一些中文底子,他們自己也希望可以多練習中文,所以都不太需要用到英文。只能說,阿姆斯特丹住了太多不會荷蘭文的海外人士,無可避免地會有這種現象。平常生活在這,幾乎已視為理所當然;不過這是我每次反思過後,依然會感到震驚的事。



2. 荷蘭主管真性情流露的方式


之前在「在荷蘭工作的第一年」電子書有稍微提到關於阿姆辦公室的工作文化。這次,我要來分享其中一個讓我當下愣住的故事細節。


由於公司剛採用追蹤工時的制度,我們也引進了新的專案管理工具。到現在兩個月,大家都還在適應新工具的陣痛期。主管其中一個重大責任,就是要確保大家都有正確的使用這個工具。


我跟主管當時在進行例行的一對一面談。他分享螢幕,我們一起檢查我的 tracking 有紅字的地方。我說:「我所有該填的資料都有填喔,但不知道為什麼它還是顯示紅字。」主管幫我檢查一次後,就脫口而出:"Yeah, what the hell?" 我當下好像有嘴角失守,但因為主管的臉看起來就是一副覺得這個軟體很煩、很令人困擾,所以我也不敢真的笑出聲。我想當時我腦中為了比較而想像的台灣職場版本是:一個主管當著員工面前因為不爽 Jira 而罵「幹」或是「靠」。可能因為我沒遇過,所以自己覺得 what the hell 在職場環境下蠻突兀的,像我就不太敢在主管面前說 what the 系列 ,跟同事抱怨日常工作的話是沒什麼關係。


不過說歸說,前兩週才發生了一個令我不得已開玩笑地說出 what the 的事情。有一個客戶他們要執行的專案可能也會邀請在台灣的人參與,當時他們郵件裡給的 scope 是寫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而主管當時在問我一月時能不能幫忙這個專案。我一看到那串字就說:"what the..., it says Taiwan is a province of China, I of course do not want to be involved in this project." 主管也了然於心,笑著要我去跟客戶改這句話。


在另一次的一對一面談中,我向主管表明自己對新的專案管理工具、還有它衍伸制度的不滿。我把握機會也問了主管對於公司新規定的看法。他想了一下,說:「我不是做決定的人,我也是上面的人告知我要把這件事清楚地告訴組員,所以我做了,即便我知道大家會有蠻大的反彈。要講我個人意見的話,我其實是蠻反對新制度的,但我能做的只能盡量跟大家透明地溝通公司的決定。」聽完這些,我也才重新意識到,大家都有自己的真性情,只是因為工作上身份、位置的關係,你必須要扮演好那個角色。



3. 便利(卻對外國遊客不盡友善)的支付方式


我最喜歡生活在荷蘭的其中一點,絕對是「不用帶錢包出門」這件事。只要手機綁行動支付,基本上你沒有無法交易的東西。本來行動支付就已十分普及,經歷 covid-19 疫情高峰期後,許多店家更是轉型「只接受刷卡交易」,你有現鈔也買不到東西。


至於為什麼對外國遊客不友善?因為荷蘭刷卡以 “Maestro” 為大宗。以荷蘭最大的集團超市 Albert Heijn 為例,假如你持有的卡是 Visa 或 MasterCard,在不是觀光客特別多的地區,你的卡是很大機率刷不過的。另外,在許多荷蘭城市,如果你想要買大眾交通工具的票,大多數的站點都沒有可以使用現金買票的地方。再者,也因為遊客通常會為了一次玩歐洲很多國家而先換歐元,在荷蘭的現鈔使用率就沒那麼高了。


每次回台灣時,最類似在荷蘭的消費方式莫過於去超市、屈臣氏刷簽帳卡。不過如果要去看醫生、做一些美容服務、去一些餐廳,很多都還是只收現金,個人覺得自己對方便的支付方式已經回不去了。


你們知道最最最讓我驚豔的經驗是什麼嗎?有一次,我去了因為聖誕節而臨時搭建的遊樂場,裡面有超級多夾娃娃機,加上一個服務台。我本來想說:是不是要先去那個服務台付錢,他給我代幣?沒想到,每個機器都有配備一個無線感應刷卡機!我只要點選價格、再用 Apple Pay 付錢,機台就被啟動了!這個夾娃娃機也太現代了吧(完全被刷新三觀)!!




4. 跨年夜放煙火像是恐怖攻擊(真的有人身安全問題)


荷蘭不像其他國家有官方煙火秀,其實有明文規定跨年夜「禁止放煙火」,但聽說荷蘭(年輕一輩的)人會把平常賺來的錢買煙火,在跨年夜當天連放好幾個小時。這好像是從小他們就天生反骨,什麼東西被禁止,就要更極端地做這件事。在個人主義興盛的社會,也不太可能有人能管得住叛逆少年仔吧;但最讓我不能接受的是,有些荷蘭人還因此引以為傲! 2022 年最後一天走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我常常被多個路上近距離「爆破」的聲音嚇到,說有人真的放炸彈我都不會懷疑...


以下這個影片有危險內容,有興趣的人可以到 YouTube 上看有多誇張:


看了一些影片介紹這個荷蘭的跨年傳統時,我內心只感覺:這些因為爆炸聲、破壞公物而興奮的人,是不是平常活得太安逸?警察也不知道擺在那邊幹嘛,一堆人駐點巡邏,看到那些人也視而不見。隔天我出門看,一堆垃圾桶都被炸開花...還好有看到兩個荷蘭小女生在收拾煙火產生的街道垃圾,果然荷蘭人之中惡魔是有,但也不乏天使。


總之,他們自己願意花錢放煙火給周遭看是不錯,但故意在人多的地方搞爆破、做那種破壞公設的事我只想大翻這個國家白眼。我平常繳那麼多的稅居然有一部份要拿去修補這些被他們破壞的東西,想到就不爽。



5. 元旦當天是死城(沒有店會開)


在荷蘭第二次跨年,我卻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12 月 31 日,幾乎所有餐廳都休息、最遲也是 10 點打烊,交通工具 8、9 點後都停駛。1 月 1 日一早,我本來打算悠閒的去超市、買個咖啡、然後度過美好的週日,誰想到家附近的超市、雜貨店、咖啡廳全部沒開!難道元旦上班是違法的嗎?怎麼沒有店想多賺錢?因為冰箱是完全沒食物了、連泡麵都沒有,我只好悻悻然回家想說要叫個 Pad Thai,結果幾乎食物外送的店都是下午兩點後才營業;我餓著肚子等到兩點後,下訂了一家,途中居然被取消!再查了一下,發現只有中式餐廳有開(看得出來中國人本命就是賺錢吧),所以最後還是中式餐廳拯救了我的胃。


不過,住了荷蘭三年的我居然不知道如此重要的事,下次要學乖提前補貨了。元旦對於荷蘭人來說就是狂歡後睡到飽不出門的一天吧。



以上就是我在 2022 年末被驚訝、也讓我印象十分深刻的事。希望新的一年,也會常常撞見(好的)驚奇,一起跟我繼續冒險吧!


送給 2023 年、讀完這篇的你們,一句我自己很喜歡、來自朋友的祝福:

Hope everyday will be lovely for you.


Gelukkig Nieuwjaar!

121 次查看
bottom of page